百度 本站
首页 > 文化 > 正文
英国大学奇葩专业多:游艇运营、游戏专业……
中国财富网    时间: 2019-3-4 15:12:55    字号:

  中新网3月4日电 英国《华闻周刊》刊文称,日前,QS全球教育集团发布了第九年度世界大学学科排名,在英国的13个“世界第一”专业里,剑桥大学在解剖学拿下世界第一,而牛津大学则在英语语言文学、药学与药理学、考古学、人类学以及地理学这五个学科中排名第一。英国不仅在一些严谨专业上全球领先,还开设了一些奇葩专业。比如剑桥大学就破天荒地聘请了全世界首个“乐高”教授,这位教授不仅拿着高收入,还从事了所有人梦寐以求的工作,进而引起了英媒关注。

  文章摘编如下:

  乐高集团为剑桥大学赞助了400万英镑来建立这个“游戏专业”(Department of Play),乐高教授这个职位年薪高达8.4万镑,和普通剑桥教授年薪相当。

  申请人首要条件是教育心理学学者,其他必备技能包括,“有孩子般的心态;好玩、极度好奇、思想开放、富有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及能够提出跨界研究的新创新方法。”

  游戏专业其实不只是像搭积木那么简单,比如说这个专业正在研究的一个课题是“使用GPS技术评估儿童在操场上放置自己玩具设备时的互动方式”。

  剑桥希望通过游戏研究收集的信息用于开发新的学习技巧,以确保儿童具备如解决问题、团队合作和自我控制等技能。

  除了剑桥,英国还有哪些大学开设奇葩专业?

  木偶设计与表演专业

  如果你的童年梦想是在梦幻世界里和玩具角色们一起玩,那么伦敦大学皇家中央演讲与戏剧学院(Royal Central School of Speech & Drama)就是让梦幻变成现实的地方。

  该学院的木偶设计与表演专业为未来的木偶表演者提供学习的平台,为剧院的木偶表演提供专业的培训以及进行学术研究和实践;学生有机会设计和制作自己的木偶和木偶剧,除了亲自编排和导演自己的木偶剧,并有机会在业内顶尖剧院进行演出。

  该系优秀毕业生、木偶艺术家Seb Mayer表示:“木偶表演这个行业的发展已经越来越好了。大一的时候我们系只有四个人,没有太多的木偶特定教学,主要是我们自己观察之后提炼自己的想法。大二主要集中在创作、制作和巡演,很幸运的是有两位非常有才华的导师指导,对我们未来的职业生涯非常有帮助。我们现在仍在巡回演出当时的剧目。大三自学部分很多,我制作了一个巨型木偶,几乎整年都在家里工作并且对它进行研究。”

  除了表演,Seb表示学术和实践的结合很重要,他说:“我们每学期都要写一篇关于研究的反思性文章,可以根据实践、目标和研究来阐述想法。”他用了三个词形容自己的专业,“广泛、探索、自主。”

  游艇运营

  一身白西装、手拿香槟、吹着海风站在甲板上回眸一笑——是不是想想都浪漫到爆。南德文学院(South Devon College)的游艇运营专业给有豪华游艇梦的同学们一个梦想成真的机会。

  学习内容有帆船与动力划船、游艇业研究、近海航海安全、教练、引导与实践。在第一年学习了这些基本技能之后,将开始学习高级技能,如高级航海导航、游艇研究分析等。(作为英语非母语的学生,雅思至少要达到7分)

  该系学生Lucy表示:“这个课程结合了我感兴趣的所有领域,这所学校是我能找到的唯一一个提供这门课程的地方,导师们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和鼓励。”

  马匹健康与行为学

  掌握与动物沟通的语言,并把动物的世界当作一个社会来研究,是个打开新世界的技术活。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TU)的马匹健康与行为学就是一个神奇的专业。

  在这里,学生们重点学习从马匹的康复技巧、马匹的大脑构造,到认知和分析马匹的行为。

  此外,还需要学习马匹的相关营养学,以及英国和国际上对于不同马匹的评估体系及相关福利政策。从生物科学到社会伦理,从高端技术到实际操作,统统是这门学科的范畴。

  而且这个专业的学生毕业之后还很抢手,当其他专业大三学生还在为找工作奔波的时候,这个专业的大三学生已经开始实习了。

  该系学生Lizzie表示在这里的学习特别快乐:“我之所以选择这门课程,是因为它能让我更多了解和马相关的科学知识,也能把所学知识应用到我自己马上。我们学习内容特别广泛,还会提供丰富的实践和课堂学习。”

  动物心理学专业

  结束了埃塞克特大学研究生的动物心理学学习之后,Shuge在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读博,重点研究鸡的脑内结构、心理和行为。

  Shuge说: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动物,这个专业虽然冷门但是在科学方面会非常有用,而且也是我最热爱的领域。通过研究动物的心理和大脑,很多成果可以应用到人类研究。”

  过去,Shuge是个无肉不欢的女生,自从开始和动物朝夕相处,她竟变成了纯素食者。

  她表示,“我们每次做完实验,一批小鸡都要被销毁,每当这种时候我心里都在滴血,脑子会很混乱,不知道我当初的选择到底是伤害它们还是更好地保护它们。我每次结束试验都会问周围有没有人认识在农场工作的人或者自己可以养鸡,想着能救一只是一只,但是并没什么结果。我现在只能尽力做好我的研究,把成果应用到更有用的领域。”

来源: 中国新闻网    责任编辑:雷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