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本站
首页 > 投资 > 正文
原油现货交易赚快钱?80余名投资者被骗600余万
中国财富网    时间: 2017-4-13 10:19:10    字号:

  五人合伙,注资百万成立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号称从事“原油现货交易”,并有分析师提供专业指导,可当天买卖的“T+0”模式、30-50倍的资金杠杆,这些“赚快钱”的噱头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参与。而仅6个月,80余名投资者的600余万元资金却打了水漂。

  原来,所谓投资平台实质是一场赌局,庄家冒充专业分析师,通过提供反向理财建议,将客户引向歧途,从中牟取暴利。

  2016年9月27日,犯罪嫌疑人邹有根、何超、季磊磊、叶棚、王棽棽、沈国伟、赵伟、翟军强等人被江苏省无锡市滨湖区检察院以诈骗罪依法批准逮捕。2017年3月24日,该院向无锡市滨湖区法院提起公诉。

  发掘“蓝海”,投资平台成“摇钱树”

  2014年5月,25岁的邹有根在上海开了一家“裕千”投资咨询公司,主营股票投资软件“CCTV证券培训终端”,公司还有另两名股东何超、季磊磊。2015年7月,邹结识了做“原油现货交易”的王某。王某告诉他,这是一种新兴互联网金融,属于中介机构搭建的“大宗商品平台”,现在很时兴,赚钱很容易。

  邹觉得有利可图,洽谈后,“裕千”公司成为王某所在深圳金恒丰石油化工贸易有限公司、旗创商银(天津)有限公司的居间,专门发展客户至天津电交所、深圳石油化工交易所等平台开户投资“原油现货交易”。

  同年10月,邹又与何超、叶棚等5人,以叶名义成立“裕牛”投资咨询公司。与“裕千”公司一道,将“原油现货交易”鼓吹成投资“蓝海”,号称“30万当天可博50万”,以电话、QQ推销,大量吸引着不明就里的投资者。

  其实,邹有根等人所谓的“原油现货”,既非“原油”,也非“现货”,打的是管控政策的擦边球。滨湖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介绍,平台实际交易过程中并无现货参与,现货的说法只为规避“原油期货”交易禁区。而交易标的物在邹公司内部文件白纸黑字写明为“大连油”(重油)。对于为何不向客户如实说明经营的产品,邹解释说,“原油”说法更易为大众接受,能促使客户尽快开户。

  公司采用的经营模式,说白了就是公司与客户对赌:公司在平台投入一笔保证金,客户赢利就从这笔保证金中支出,客户亏钱就进了公司的账。而早在2012年,这种交易方式已被国务院发文明令禁止。

  这样一个从形式到内容,通通违法违规的投资项目,可想而知,等待客户的必然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

  以“话术”引人上钩,手续费里有猫腻

  2016年3月,家住江苏无锡滨湖区的周某接到推销电话,对方自称“益明操盘手”,推荐投资“原油现货交易”。加QQ聊天后,对方发来几张K线盈利图,并介绍,公司按客户投资门槛,依次安排从“助理”到“至尊”五级“资深分析师”指导。数日后,对方便远程操作为周某在“大连再生资源交易所现货挂牌系统”开户,并将周某10万元通过网银打入交易账户。

  从4月7日开户起,对方专门派分析师每天用QQ指导操作交易。周某第一单操作赚了1.2万元,之后却一路下滑,不仅没有收到吹嘘得天花乱坠的高额收益,还在一周内亏损近7万元,其中仅手续费就近5万元。周某立即报警。

  这名神秘“操盘手”就是邹手下的业务员燕某。裕千公司的经营套路是:网上购买号单,业务员打电话、QQ聊天搭讪,以“启明金融研究所服务团队”客户经理头衔套话,从股市行情低迷,聊到原油投资话题,最终为客户在平台开户。公司有专门的话术培训,对话中,业务员擅长使用“翻倍行情”“空头做多”等似懂非懂的术语,一味夸大收益,并采用模拟操盘软件,将修改过的虚高K线图截屏发给客户;客户还会被拉入一个投资QQ群,群里不少是业务员开小号扮演的“托”,“托”们自问自答,争相“晒”伪高盈利截图,群里气氛高涨,客户容易被煽动,盲目快投资,投大钱。

  检察官介绍,对于每次交易收取手续费高达万分之十六,周某表示知情,并说销售人员称已属优惠。还有不少客户最终虽退出平台却未报警,已受骗却还认为是正常的投资风险,使这帮人骗术更隐蔽,屡屡得手。

  亲切、主动、专业,是邹有根等人对业务员的要求。他们经常手把手教中老年客户使用微信,远程操作,代为开户。公司有专门“话术”培训,教授用简单易懂的语言,分析投资市场,稳住投资者。当客户开户不久,发现亏本远高于盈利,此时业务员还会积极安抚,等到平仓后,他们就销声匿迹了。

  话术、虚假夸大盈利图和专业“分析师”团队,正是这家公司吸引客户的三大“法宝”。

  2016年7月,商务部公布了137家不具资质的现货交易企业名单,在客户中引起不小震荡,纷纷质疑平台合法性。邹有根忙连线开会,整理出“原油现货交易不归国家商务部所管,不会影响市场正常交易”统一回复模板散发,很快平复了客户情绪。

  “王牌”分析师,让客户血本无归

  拉来了客户,如何尽快清空他们的资金池,此时“分析师”登场了。

  开户后,公司会有“分析师”跟进每个客户。他们擅长发表市场看法、数据预期,点评股票、原油市场走向了如指掌。其实这全部来自一个金融APP“金十数据”,通过引用这些财经数据,加上每逢周三EIA(美国信息能源署)公布的原油库存数,分析师就可翻云覆雨。

  不少客户本身只是业余投资,对“原油现货”概念完全陌生,一旦上钩,对“分析师”依赖性很强,言听计从。

  然而,总有客户“不听话”,不愿一味被“分析师”牵着鼻子走。“分析师”还会直播“授课”,面授机宜,真人上线现身说法,辅以动态K线图,鼓动投资人亦步亦趋,同时还进一步电话施压。

  其实,在这场游戏中,客户根本没有胜算。邹有根等公司高层掌握着平台后台密码,对客户每一笔资金动向一目了然,在公司内部的“原油投资管理群”中,邹有根等人每天向“分析师”发号施令,让哪个客户亏多少,什么时候平仓,指哪打哪,又快又狠。

  除增加交易次数,提高手续费外,邹有根公司还有个“绝招”:大行情反手操作。客户盈利的,就以“行情有变”“小赔大赚”鼓动其迅速反手操作;如客户亏损就不予干预。为免被过早看穿伎俩,偶尔也会放放“烟幕弹”,让客户少赔一些,刺激再次入金翻本。因为一笔让客户赔光,按手续费提成的业务员、“分析师”无钱可赚,还向邹有根等公司老板提出抗议。

  表面上看,平台上的数据和国际油价走势相同,事实上只是参照国际市场盘面生成的数据,所有资金根本没有进入国际市场,而是在平台自有账户上运转。被称为“头寸”的客户亏损加上手续费,会员单位抽成后,剩下绝大部分都进了邹有根他们的腰包。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客户在交易中亏损,将客户投入平台账户的资金耗尽。

  这种模式下,公司暴利空前,短短几个月,仅几名“分析师”的薪金就从每月5000底薪加提成,涨成了固定月薪1.5万元。(郭筱琦 杜艳 郭晓杰)

来源: 检察日报    责任编辑: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