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 本站
首页 > 股票 > 正文
上市公司分红怪状:盈利按兵不动 亏损及时派现
中国财富网    时间: 2017-4-11 13:50:20    字号:

  高送转式伪分红、盈利长期不分红逐渐退场,A股市场利润分配的风向正在改变,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开始拿出真金白银现金分红,甚至包括利润亏损的公司。

  根据公开信息,2016年利润分配计划中,以现金分红的上市公司里,净利润、扣非后出现亏损的,迄今至少已有20家。其中,净利润亏损超过114亿元的中海油服,也拿出2.4亿元现金分红。此外,兰州黄河、江西长运等净利润亏损、已经扣非后实际亏损的上市公司,同样也推出大额现金分红方案。

  与此同时,个别2016年亏损、仍然现金分红的上述公司的情况,却有些反常——盈利年份按兵不动,亏损时却突然现金分红。如兰州黄河,2014年、2015年连续盈利,却未进行任何形式分红。此外,还有个别公司,盈利较好的年份,分红比例较低,大幅下滑之际,却以数倍于净利润的现金分红。

  亏损公司“慷慨”分红

  根据兰州黄河4月7日披露方案,该公司拟以1.85亿股总股本为基数,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66元(含税),对2016年利润进行分配,总计分红1226万元。

  现金分红总量虽然不多,但相对于上市后长达20余年未现金分红的公司,已经亏损的兰州黄河,此举堪称“慷慨”。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2509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仍亏损1056万元,同比分别大幅下降136.46%、156.46%。

  利润亏损仍现金分红,兰州黄河并非特例。根据公开信息,迄今为止,已公布现金分红的上市公司中,2016年净利润出现亏损、扣非后亏损的,至少已有20家以上,其中中海油服、江西长运、万泽股份、锦富技术等均是如此。

  江西长运年报披露,2016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达9764万元,扣非后亏损更是达到1.48亿元。即便如此,该公司仍然决定,拟以现有总股本2.37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按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0.3元(含税)分配2016年利润,现金分红总额为711万元。

  相对中海油服而言,上述公司亏损并不算太多。即便出现百亿元巨亏,中海油服仍决定现金分红。年报数据显示,2016年,中海油服净利润巨亏114.5亿元,扣非后亏损116.7亿元。2016年,该公司将每股派发现金红利0.05元(含税),共计现金分红2.39亿元。

  除了上述净利润亏损的公司,一些依靠政府补贴、处置资产才勉强盈利的上市公司,同样自掏家底现金分红。以中航地产为例,2016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1.61亿元,但扣非后为-3.67亿元。而其利润分配方案为,每10股现金分红0.7元,分红总额近4600万元。

  锦富技术、盐湖股份、万泽股份等也是如此。2016年,锦富技术实现净利润3820万元,扣非后为-2.5亿元,但除了以资本公积金每10股转增8股外,该公司仍然按每10股派现0.1元(含税)进行现金分红,总计现金分红4794万元。

  盐湖股份、万泽股份的情况,也与此类似。2016年,万泽股份净利润7619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为-1.0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1125.38%;万泽股份同期实现净利润3.41亿元,扣非后则亏损1.24亿元。在此情况下,这两家公司仍然按每10股派现0.5元(含税)、0.2元进行现金分红。

  当年净利润亏损,或者利润不足进行现金分红,上述公司的现金分红从何而来?实际上,这些公司虽然亏损,但此前均在盈利,而且家底仍然殷实,能拿出现金分红,均属于自掏家底,动用往年积累的未分配利润。

  数据显示,尽管2016年亏损,但兰州黄河2014年、2015年均实现盈利,此次现金分红后,该公司仍有3.14亿元未分配利润,江西长运2016年也有可分配利润2.93亿元。而中海油服虽然巨亏,但截至2016年底,其可供分配的未分配利润,仍达155亿元,此次现金分红后,余额仍达152亿元。

  盈利年度不分红

  利润亏损仍然现金分红,一些上市公司看似反常的“慷慨”举动,引起了市场高度关注。但仔细梳理不难发现,上述上市公司中,绝大多数的分红政策较为稳定,过去三年中,每年都进行了现金分红。

  以中海油服为例,2015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10.7亿元,每10股现金分红0.68元,共计分红3.24亿元。而在2014年,其净利润高达75亿元,每股现金分红达0.48元,分红总额高达22.9亿元,分别占当年净利润总额的31%、30%。2016年发生巨亏,才降低了现金分红比例。

  此外,江西长运2014年、2015年也进行了现金分红,分红比例为每10股1.9元、1元,分红总额4504万元、2370万元,分别占其当期净利润的30.26%、30.735%。此外,中航地产、锦富技术、万泽股份等,2014年、2015年也进行了现金分红。

  尽管如此,也有一些上市公司,出现了盈利年份不分红,亏损年份却现金分红的反常现象,而兰州黄河就是如此。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兰州黄河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分红,未派发现金股利,未送红股,亦未进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而在2014年、2015年同期,兰州黄河分别实现净利润7790万元、6882万元。

  不但实现盈利,兰州黄河的现金流同样不错。截至2016年12月底,该公司仍有未分配利润3.26亿元,而其亏损也并非由主营业务造成。动用大量资金炒股,在兰州黄河已是常态。2016年的亏损,主要与炒股有关。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底,该公司持有中兴通讯、广汇能源等八只股票,初始投资金额达2.78亿元,当期购买金额1.97亿元。但这些证券投资,未能给兰州黄河带来收益,2016年,其非经常损益中,有2145万元亏损来自持有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占当年该公司全部亏损额的80%以上。

  类似情形并非孤例。三维工程年报披露,拟按每10股派现1元的比例,进行现金分红,共计分红5032万元,分红比例高达该公司当期净利润的427.69%。而在当年,其净利润1176万元,同比大幅下降90.64%。

  截至2016年底,该公司可供分配利润为4.1亿元。

  由此可见,三维工程2016年的现金分红,主要来自往年未分配利润。但在2014年、2015年,该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54亿元、1.25亿元,但现金分红却仅有4995万元、5032万元,虽然分红比例并不算低,但相对于2016年要稳健得多。

  海南矿业的情况则与此相反。2016年,由于亏损2.85亿元,该公司决定不分配利润。但实际上,在此前的2014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4.24亿元,但当年现金分红2.8亿元,2015年在净利润仅有1019万元的情况下,该公司仍分红派现5600万元。

  警惕分红“套路”

  一些上市公司大比例现金分红,多数现金最终都流进了大股东的腰包。部分高额现金分红的公司,偶尔分红之后,却面临亏损、无红可分的窘境。

  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三维工程控股股东山东人和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人和投资”)持股23.1%,曲思秋、孙波、李祥玉分别持股2.96%、1.8%、1.52%,范西四、王春江分别持有0.96%、0.85%,而曲思秋、王春江为人和投资董事、股东;孙波、李祥玉、范西四为人和投资股东,上述各方合计持股约31.1%。

  按照持股比例计算,三维工程5032万元的现金分红中,人和投资、曲思秋等可以分得约1550万元。而海南矿业2014年、2015年的3.36亿元分红,绝大多数也进入其控股股东手中。到了2016年,其未分配利润为2.27亿元,已经无利润可供分红。

  经营较好的年份,为何吝于分红?分红政策为何会出现剧烈波动?深圳某私募人士向第一财经分析,通过对业绩、分红的调节,可以达到拉升、打压股价,或者为后续运作铺路,以往已经出现类似情形。但对于上述情况,不好过多猜测。4月10日,第一财经拨打三维工程董秘电话,但无人接听。

  “经营好的时候,将利润留存下来,对上市公司是有好处的,经营不好时分红,也算是对股东的回报。”上海师范大学副教授黄建中说,但对突击分红,或分红不稳定的高额现金分红,投资者要引起警惕。而高额现金分红,可能也隐藏着掩饰业绩、掩护大股东减持的可能存在。

  对业绩亏损仍然现金分红的做法,监管已经开始关注。3月27日,盐湖股份披露送转、分红方案后,深交所即发布关注函追问:业绩下滑,推高送转是否具有合理性与必要性,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净利润是否存在亏损。

  “亏损当然可以分红,但盈利不分红,分红忽高忽低的,确实不太正常,背后多少可能都有些动机。”武汉科技大学教授董登新分析,现金分红有利于价值投资、长期投资,但分红要有均衡的节奏,不能忽高忽低,长期不分红、分红剧烈波动的,都要引起警惕,需要监管层加强监管力度,对相关公司的财务真实性加强监控。

来源: 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雷子